您所在的位置:跨境投资>正文

张燕生:哪有农工民 资本就在哪里安家

聚行业--跨境投资 金融界   作者: 叶效强  2018-01-13 13:33

跨境投资-全文略读:哪有农工民,资本就在哪里安家,因为农民工是不能够跨境流动的。”张燕生指出,过去30多年中国有2.7亿农民工进入到非农产业,有1.7亿农民工进了城。以下是演讲部分内容:张燕生:经济学家对科技创新大势的问题是这么问的,也就是说当前的新工业革命在技术领域...

 

跨境投资--张燕生:哪有农工民 资本就在哪里安家

 

五千万实盘之路

 

国家发改委学术委研究员、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13日在“2018中国制造论坛”上表示,“IT革命和互联网革命、AI革命对中国带来的革命性影响,它带来了一种新的分工模式。哪有农工民,资本就在哪里安家,因为农民工是不能够跨境流动的。”

 

金融界网站讯 国家发改委学术委研究员、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13日在“2018中国制造论坛”上表示,“IT革命和互联网革命、AI革命对中国带来的革命性影响,从经济端看,它是带来了综合物流革命和全球供应链管理,也就是说它带来了一种新的分工模式,我们叫产品类分工、国际供需需求,一个产品不同的供需可以在全球完成。哪有农工民,资本就在哪里安家,因为农民工是不能够跨境流动的。”

 

张燕生指出,过去30多年中国有2.7亿农民工进入到非农产业,有1.7亿农民工进了城。

 

以下是演讲部分内容:

 

张燕生:经济学家对科技创新大势的问题是这么问的,也就是说当前的新工业革命在技术领域中间的一些新的业态、新的产品和新的模式,经济学家就问这些云计算、大数据、人工智能和机器人(300024,诊股),为什么没有改变全球劳动生产率减速的趋势,也就是说我们看一看劳动生产率的几个因素,可以看到在过去的15年人均资本存量的贡献是增加的,投资的贡献是增加的,人力资源和教育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是增加的,而我们发现全要素生产率技术进步的贡献是负的,我们现在比十年前劳动生产率只有七成,而发达国家下降的幅度更大,我们提出这样的问题,实际上我认为核心的问题在什么地方呢?它是全球性的,也就是现在的新科技、新业态、新领域还没有进入供给侧,仍然是在全球侧,仍然是在消费端,还没有进入生产端,更多的还是替代效益,而不是创造效益,这样一来对我们来讲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,就是如何把这些新的技术和这些新的业态、新的模式能够引入供给端,产生切切实实的技术进步,推动经济增长,就是这种表现。而且真正产生创造效益,而不是替代效益,这个问题是目前全球性的问题。

 

这次的新科技革命可能需要的时间会比我们想象的要长,现在还是处于初始阶段,我想这是第一个问题。包括我现在看到像阿里的模式,也就是怎么能够把定制的需求、个性化需求、分散化需求能够改变整个的产业链、创新链、供应链,这个问题我看了很多的企业模式发生巨大变化,业态仍然是传统和低端的,我们在这方面需要努力,这是我要讲的第一个问题。

 

第二个问题,我想谈一下IT革命和互联网革命、AI革命对中国的影响有什么不同,也就是我们可以看到IT革命带来的革命性影响,从经济端看,它是带来了综合物流革命和全球供应链管理,也就是说它带来了一种新的分工模式,我们叫产品类分工、国际供需需求,一个产品不同的供需可以在全球完成,这种模式,也就是说像手机最后会在哪完成呢?就是哪有农工民,资本就在哪里安家,因为农民工是不能够跨境流动的。刚才蔡�的数据,我们可以看到过去的30多年中国有2.7亿农民工进入到非农产业,有1.7亿农民工进了城,所谓1.7亿农民工进城,包括在佛山这样的地方,它是资本和农民工的结合,这样的话,过去我们是引进来最大的赢家。

 

刚才蔡老师讲的机器人可以替代农民工,在这种情况下,它带来的变化就是无论是互联网+、AI+、工业物联网,还是工业4.0,它带来的变化,用新科技革命来满足定制化,也就是个性化需求、碎片化需求和本地化需求,这样一来对中国的影响,就是过去我是引进来最大的赢家,未来我要想还是最大的赢家,我就必须要走出去。过去三十年佛山的优势是低成本,未来三十年佛山的优势要变成走出去,具有全球综合运作能力,这样带来的影响是非常不同的。

 

第三个问题在这个过程中“一带一路”对佛山企业的转型,我觉得有重要的意义,也就是说佛山的企业从过去三十年的山寨转向未来的创新,从未来的三十年的代工转向自主,从过去三十年的低端转向中高端,“一带一路”是我们的必修课、必经之路,如何用好“一带一路”,如何用好新科技革命,如何用好中国企业走出去,在这种情况下,可能是佛山从游击队到正规军转型的一个选择。还有一个选择是跨国并购,这也是一个选择。

 

 

84
标签: